谨慎关注,爬墙很快💃

【丹雀】小熊软糖

*有赖狼 ooc预警

*想着解散前得为丹雀做点什么写下的小学生作文


夏天少不了蝉鸣,少不了阳光下蝴蝶,同时也是故事的开头,一场没有结局的暗恋。


裴珍映玩着玩着手机听见下铺的朴佑镇又在唉声叹气,探了个头下去,不轻不重的敲了敲床板。

“你在怂什么啊朴佑镇,拿你抢我外卖的劲大胆去追啊!”

“这是我想追就追的事情吗!你试过暗恋别人吗?你懂这是什么感受吗?”

被子里的小老虎被吼得伸出了脑袋,总算是露了不知是闷得还是羞得通红的脸蛋。

“不好意思,狼哥从来都只有被追的份,我不懂,但是我认识个学弟懂,要不给你问问看?”

朴佑镇无奈得白了他眼,“赖冠霖?原来他追的你啊,看不出来嘛。”

“不要偷偷贬低我好吗?我又不是傻子,不想知道我怎么被追到的?”好心出主意还挨了白眼,谁想谁憋屈,乐于助人的狼哥除外。

毫不在意地爬下了楼梯和裹在被里的小老虎面对面,叽里呱啦的凭着记事不多的脑子和理科生的文采生动形象地描述了赖冠霖日日夜夜不辞辛苦给他送糖的故事。


朴佑镇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想到啊裴珍映。几块大白兔魂都被勾走了!”

“那我也是被追的那个,你想想你自己,唉,我们佑镇啊,加油吧。”

裴珍映拍了拍朴佑镇还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叫哥行吗?”

“行,哥能不能给可爱的弟弟去楼下取个外卖。”

裴珍映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朴佑镇嫌弃得挥了挥手往后一仰躺到在床上。

“不要。尊老爱幼明不明白?”

正巧裴珍映为了讲故事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了声,一看,手机上正好跳来赖冠霖的消息,说是给他拿了外卖还买了奶茶,跑到嘴巴的尊老爱幼爱幼不能忘,硬生生给吞了下去,麻溜的穿了拖鞋,给了躺在床上思考人生的哥留下了一串笑声和一个潇洒的背影。

“懂了,那老年人好好制定攻略吧,弟弟大战太阳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恋爱愉快。顺便给我带杯奶茶。”


朴佑镇眼皮都不用抬就知道小孩谈恋爱去了,平时和离了空调活不下去的小孩除了乖乖学弟还有谁叫得动?


嘴巴上说着裴珍映太好追了,却也想不出比送小礼物更好的追人方法,情书没胆写,手指在jd界面上划啊划,既然赖冠霖送了大白兔奶糖,那他就试试小熊软糖吧,这样想着便拍了1箱。


再幼稚的方法也得试试,姜丹尼尔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朴佑镇不知道,也猜不到。

回忆起高中时期,处在的中下游成绩为了和姜学长待在同一个学校拼了命的学才上了的一本大学,付出了这么多姜学长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朴佑镇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暗恋的过程就像吃黑糖话梅,吃干净了黑糖,甜得发腻,酸得发颤,为了他的一个回眸而心动,也因为站在他身边的女友而心酸,躲在门后的胆小鬼怎么会被阳光照到。

黑糖话梅,过了刚开始的甜劲,嘴里味道还没散干净,剩下的就只有酸了,却是越吃越上瘾,没有人会告诉你,该停下来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自己就像是偶像剧里的主角,暗恋谁就能追到谁,朴佑镇也抱着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人生的动力或许也少不了这一份份的不切实际,毕竟未来也是从追逐梦想一步步实现,曾经上个一本也是幻想,现在努努力不也就实现了吗,爱情也是这样吧,努努力,丘比特被感动了就骑着摩托车载着你的梦中情人来到身边了。


小熊软糖到的比想象中的快,jdsd的速度真得给个好评,早上下的单,裴珍映还在外面谈恋爱,朴佑镇就得一个人黑里透红的去取快递了,这所大学哪都好,就是快递不让过夜。

小熊软糖四个字大大方方地印在纸箱上让朴佑镇为难地皱了眉,咬了咬牙,紧张地四处看了看,被看见有点丢人吧。

果不其然,大一那个有虎牙的酷盖学弟红着脸却一脸不高兴,抱着一大箱软糖回了寝室成了学校论坛热议。

裴珍映是什么,明面上是沉默寡言的可爱学弟,暗地里是学校论坛的狂热爱好者。

刚看见黑乎乎的一团影子和标题就给赖冠霖表演了个,人不可貌相,笑得前仰后翻。

赖冠霖好奇啊,这哥怎么刷着刷着论坛能笑成这样,大学这么有趣吗,伸了个脑袋想去一探究竟,却被大一学长拍了下头。

“不准看,好好学习,哥在大学等你。”

得,上了大学就是不一样,不知道是谁高三挑灯夜读结果抵不过数学压轴大晚上把睡梦里的学弟吵起来视频教题。

想想那次梦里差一点就亲到哥了,遗憾地低下了头继续和习题奋战。

哪知对面人笑完了还不消停,又开始趴在桌上,盯着乖乖学弟的眼睛看个不停,赖冠霖也不恼,英语写起来没什么难度,分心陪陪学长也没什么大事,头也不抬就问。

“有事吗?”

“有”

裴珍映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赖冠霖听见了响声,总算抬头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我想问,我们冠霖以前给我买大白兔怎么搬回家的啊?”

“快递上门”

赖冠霖觉得好笑,这么傻的问题都问得出来,难不成上了大学也会傻三年?

想象之中的场景落空,裴珍映有些失落的低了头,乖乖学弟怎么会看不出学长的不开心,拿着笔,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还没等裴珍映开始抱怨,便说“哥以后不能说我们冠霖,应该说我的冠霖。”

这下低着头的小狼学长更抬不起头了,调皮的红都悄悄爬上了耳朵尖。



小熊软糖计划的真正执行定在了三天之后,大学没有了固定教室,只能往寝室送了,还好学校有钱两人一间,小姜学长的室友还不常回宿舍,朴佑镇死皮赖脸拜托好友万事通朴志训要来了姜丹尼尔的课程表和寝室号,仔细制定了错开小姜学长回寝室时间送糖的计划,还要准备给袋子挂门把手上,除送糖者外写上不得取下。

行动前一天朴佑镇就把自己闷在被里咬手指,差点把上铺狼哥笑死,怎么跟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啊不,恋爱中的女人都比他胆大。

朴佑镇意外得没有回怼,闷在被里不吭声,助人为乐的狼哥又得被迫出动了,表演了个杂技跳到了下铺被子团的旁边,把小老虎从里面解救了出来。

“清醒一点!我们佑镇一定可以做到的!”

“行了行了,我清醒着,要叫哥!”


腿软脸红心跳加速的小老虎一大早就偷偷摸摸揣着软糖跑到了姜丹尼尔寝室门口,把小熊软糖装在准备好袋里挂在门把手上,又和做贼一样回了寝室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别晃了哥!我今早没课,知道你早上做贼去了心慌,让我好好睡觉。”

朴佑镇无语了,盯着上铺地床板看,如果眼神可以劈开床板,裴珍映现在肯定在地上了。


姜丹尼尔对于一觉起来门把手变重来一点点毫无察觉,只到准备锁门才看见挂在把手上的小熊软糖。

小熊软糖这种东西,和袋子上写着的字,即使没见到人也对送糖人加了个可爱的标签。

可爱是可爱,连个联系方式也不留,我该怎么联系你呢。姜丹尼尔想。


对于糖,姜丹尼尔说不上特别讨厌或特别喜欢,有些糖太苦,有些糖太酸,有些糖太甜,只有带着爱情原子的小熊软糖甜得恰恰好好。


最近姜丹尼尔不一样了,开始喜欢吃糖和傻笑,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邕姓男子爆料。


朴佑镇也算是毅力可嘉,送糖的日子掰掰手指掰掰脚趾都已经算不尽了,姜丹尼尔也在一天天的小熊软糖中猜测,这个神秘的送糖人是谁为什么不愿撞上他也不留下联系方式。

不会是觉得好玩才送的吧,可我好像已经开始爱上你的神秘了,大龄儿童姜丹尼尔对着门把手喃喃自语。

他已经能想象得出匿名送糖者的模样了,微卷的栗发垂在肩头,及膝的短裙配上白色长筒袜,头上或许还会别个小发卡,早晨会在化妆桌前笨拙的画上淡妆,渴望着学长什么时候才能看上她一眼,这样软绵绵的女孩才会想出甜成了蜜的倒追方法吧。

好巧不巧,这就是姜丹尼尔喜欢的类型。

可惜真正的送糖者,没有短裙,没有长筒袜,甚至连个女孩都不是。


从开始送糖的夏日到渐渐步入年关,小姜学长在读研究生和正式工作中纠结了半天总算是定了心舍不得大学生活和有趣的朋友们决定继续读下去,连朋友都算不上的朴佑镇自然是不知道的。

学长马上就要离开了,朴佑镇又开始了辗转反侧的生活,上铺的裴珍映却是不嫌弃了,他自个也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嘣嘣嘣”朴志训敲响了寝室门,不出意料的无人开门,轻车熟路地摸出了花盆底的钥匙开了门,一上一下两个脑袋探出了头。

“不得了,你俩天天晚上一起做贼去了吧。”

朴志训看着两只熊猫评价。

“滚。”

熊猫们异口同声。


“凶我干嘛?我给朴佑镇带好消息来了。”

一人给了一个爆栗,朴志训无比自然地走到朴佑镇床上坐下。

“啥好消息,姜丹尼尔暗恋我?”

床的主人对于外人的入侵毫无反抗之心,裹着被子试图酝酿睡意。

“你还是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行行行,那劳烦您高抬贵臀,离开我们寝,门一定要关好。”

“哈哈哈。”

上铺的裴珍映笑了。

“别和我贫了,我真的带了好消息来。”

“哈哈哈”

事不关己的裴珍映还在笑。

“要是不是能让我笑成珍映这样的好消息,0610寝门口明天就会有个牌,立着朴志训不得入内。”

朴佑镇闭着眼睛,指了指门口。

“可惜了,有个和姜丹尼尔一起的聚会,还想问你去不去的,看来我们佑镇是不想去了。”

“去去去,志训哥善良帅气善解人意,0610永远欢迎您这样的帅哥入内。”

现在朴志训就和朴佑镇救命恩人一样,一把给搂进了怀里,气都喘不上了,拼命推了推,小熊猫还是不撒手。

“别抱我,抱姜义建去!”


“不行,我不欢迎,太吵了。”

另一只熊猫的声音幽幽传来。


“从今天开始0610门口的牌子会写上裴珍映不准入内的,志训哥放心!”

朴佑镇信誓旦旦地保证,看得朴志训甚是满意。

“朴佑镇你这就叫喜新厌旧了吧,搁以前你怎么会对我说出这种话。”

“闭嘴吧,没爱过,你也别爱我没结果。”

小老虎又回来了。


第二只熊猫也很快消失了,赖冠霖考上了,看着裴珍映天天快咧到耳边的嘴角朴佑镇悟出来了。

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小姜学长又追不到,天天还要被室友打压。

唉。


越在年末的聚会,小老虎的在紧张与激动之中到来,卫衣一套,裤子一穿,七点不到,朴佑镇就坐在床上思考人生了。

“冷静点,晚上的聚会。”

“哦。”

爱情到底有什么魔力才能让人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拉不回正轨。

冬天的冷空气也不能战胜浓浓的爱意了。

在好兄弟朴志训千方百计的催表白和好室友裴珍映无处不在的刺激中,朴佑镇表白计划第一次提上日程,这几个月不断实施的小熊软糖计划暂时被摆到了一边。


没了软糖的小姜学长开启了生人勿近的结界,每天一包软糖已经成为了习惯,没了软糖的日子,就和不让咬吸管爱好者咬吸管一样难受,习惯就是习惯,要改很难,吃出了蛀牙也不愿放弃的软糖就这样被送糖者单方面制止了,写着字的袋子还在把手上挂着,空荡荡的袋子就像在嘲笑姜丹尼尔,你看,再喜欢你的人不给回应的话,总有一天也会放弃,甚至连袋子都忘记收走。


聚会开始了,不会看脸色的朴佑镇触了霉头,“咕噜咕噜”灌了瓶啤酒壮胆,心脏“砰砰”加速跳着,“啪”地拍了下姜丹尼尔面前的桌子,巨响引得周围人都往这瞧了两眼,“我喜欢你很久了”脱口而出。

“抱歉。”

不出意料的回答,哪有人会因为一句我喜欢你就答应恋爱啊,小孩的脑子第一次晕乎乎的,却眼泪也不流,倔强地在眼眶里跳舞,红了眼的小老虎看得姜丹尼尔于心不忍,安奈下对于不知名软糖供应者的不安,收了结界给朴佑镇扯了张纸巾,拉着他坐在身边。

围观的人见没有后续便散了,被当众拒绝的感觉真的好难受,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被对方一句“抱歉”就全部打碎了,男子汉是不能哭的。

“嗯....或许我们可以从朋友开始做起?”

攥着纸巾的手被姜丹尼尔握进了手心里,询问的目光带着点担忧。

“嗯。”

朴佑镇点点头,姜丹尼尔手松了,余温还在手背上不散。

看吧,暗恋就像黑糖话梅,又甜又酸,被拒绝了舍不得放下,越挫越勇才是男人该有的模样。


后来的日子朴佑镇也不好意思天天去烦姜丹尼尔,各自交换了联系方式就在手机通讯录里静静躺着,表白计划执行失败,小熊软糖计划重新提上日程。

姜丹尼尔又变回了笑嘻嘻的姜丹尼尔,得了糖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一天两天三天,每天不间断的小熊软糖,他开始害怕,害怕哪天又被单方面停糖,害怕软糖供应者当真是为了好玩。

他尝试着在袋子里放字条,例如“你是谁”“你喜欢我吗”,字条都被拿走了,回应却是一无所有。

“明天晚上8点图书馆门口见,你不来我就把袋子取下来了。”

小姜学长终是决定背水一战。


在万般纠结之下,小老虎还是怂了,人没去,回应给了,留了张字条放在袋里。

“喜欢你的,不敢见面。”


8点在图书馆门口像个傻子一样徘徊半天的姜丹尼尔觉得有些好笑,暗恋对象主动提出见面居然还不来,好吧,与众不同才能体现出你的神秘嘛。

猜不透的送糖者,姜丹尼尔暂且给他取了个名,“神秘的小熊软糖”,隔三差五的就在袋里放字条,前面还得带上致神秘的小熊软糖。

这人怎么这么好玩,朴佑镇盯着字条发笑,小熊软糖这么可爱的称呼用到我身上太不合适了吧。


糖照样吃着,生活照样过着,最近校庆即将到来,姜丹尼尔拾起了跳舞,天天往舞社练习室跑,倒是意外,朴佑镇哪个小身板也是个会跳舞的。

大学社团不管那么多,练习室常常只有他们两,一来二去也就熟了,别的不敢说朋友总归是算得上了。

舞社社长忙着恋爱,见他俩这么勤奋积极,一副嫁女儿的样子,把校庆表演的重任压在了他俩身上。

成吧,和小学弟跳舞也挺开心的,跳完还可以一起去吃个宵夜,喝个奶茶,也不用担心发胖,生活美滋滋。


“哥,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烧烤摊上小孩猝不及防的发问吓得姜丹尼尔差点被羊肉噎着。

“有....吧?”

他犹犹豫豫的回答,说来也是好笑,这么久过去了他还喜欢着那个神秘的小熊软糖,但也在逐渐迷上朴佑镇,喜欢他说话叽叽喳喳像个小麻雀,喜欢他笑得露出小虎牙,喜欢他练舞练到大汗淋漓坐在地上喘气的样子,他喜欢小熊软糖也喜欢朴佑镇,姜丹尼尔被这个念头吓了一大跳,不能做个渣男。

吃了一半的羊肉串也没有再往嘴里送了,眼睛亮亮的看着对面不知所措的小学弟,我想,我还是喜欢朴佑镇多一点。

他笑着说,“我喜欢你啊。”

意料之外的沉默,朴佑镇没有做声,目光不知往哪瞟了半天,局促地咬了会指甲。

“姜丹尼尔,你别玩我行吗,既然你不喜欢我,就别对我好。”

“我不需要你多得泛滥的同情心,我知道单恋一个人的姿态很可怜,也明天爱情总是先苦后甜,把别人的喜欢玩弄在股掌之间很好玩吗?”

心平气和的说完,心思敏感的小麻雀就跑了,酒也不喝,串也不吃,帐也不结,连再见都来不及说就跑了。

好像看见他泛红的眼角了,这次没有了眼泪,朴佑镇和小熊软糖真像,一个被暗恋对象表白跑了,一个被暗恋对象邀请不敢来,究竟是谁的错,是他们胆小,还是姜丹尼尔的爱看起来那么假那么廉价。

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说我喜欢你,也第一次尝到了苦,原来小孩当时的感觉是这样啊,生活不是偶像剧,没有鼓掌也没有欢呼,倾尽了勇气的表白,连一句我也喜欢你也得不到。


他想起了放假去跳伞,下面是万千美景,做了半天的心里建设,生死状也签了,飞机也上了,跳下去的那一刻却是心头空空,那是没有尽头的下落与触不到的美景。


朴佑镇也不好受,他拿不准姜丹尼尔是什么心思,回了宿舍就把自己裹在了被里。

今天赖冠霖有事,裴珍映难得躺在床上玩手机,还特意定了奶茶等着朴佑镇吃完宵夜一起喝,好兄弟就是要一起胖。

哪知等回来个小委屈,躲在被里不肯露头,善解人意的狼哥明白,肯定出什么事了,再想想今天朴佑镇能和谁一起吃宵夜,让我们小老虎伤心的又是姜丹尼尔。

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朴佑镇一心扑火他拦不住,姜丹尼尔到底喜不喜欢他裴珍映也摸不准,看着好兄弟第一次表白被拒他就像劝他放弃,放弃得不到的爱,看看身后,看看喜欢他的人。

奶茶一个人喝了,被子团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没遇上什么挫折,没法提供经验的裴珍映只能看着好兄弟难过,该说是庆幸吧,人总是自私的,庆幸是赖冠霖先爱上他,早他一步扑火,也庆幸乖乖学弟爱对了人,得到的回馈不是一句冷冰冰的“抱歉”。


难过总归是难过的,课还是要上的,朴佑镇一大早就出了门,小熊软糖也不送了,浑浑噩噩地往教室走。

姜丹尼尔闭门思过了一晚上,赶了0610的时候迎接他的只有睡的迷糊的裴珍映和乱糟糟的鸟窝头。

人美心善的狼哥心疼室友心疼的要死,结果罪魁祸首还来扰他清梦当即就来了一棒。

“您就说吧,到底喜不喜欢我们佑镇,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劝他放弃,不烦你了,也可以替你照顾他。”

姜丹尼尔当即了楞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原来准备好的说辞都是对着朴佑镇的,哪知半路杀出来个室友,等裴珍映又打了个哈欠才慢吞吞吐了个。

“喜欢。”

“得了吧,着还要犹豫,有这时间还不如去想想怎么撩妹,娘家人这关您就过不了,我替佑镇拒绝你了。”

“也不知道佑镇天天给你送糖,你却和个死木头一样,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困意又上头了,心疼朴佑镇的劲也没过,裴珍映想关了门就睡,姜丹尼尔脑袋炸开了锅,原来小熊软糖是朴佑镇,却是不让关门一脚卡在门缝中间,努力辩解着什么,裴珍映轻轻推了把,想让他出去,姜丹尼尔一下没站稳也就跟着后退了两步。

上课回来的朴佑镇看见的就是这幅场景,吓得以为两人要打起来了,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两人身边,一个张手挡在了姜丹尼尔面前,着急得红了脸,“别他,要打打我。”

行,今天是多管闲事的狼哥,裴珍映白眼一翻小门一关,这对傻瓜的事他不想掺和了。


朴佑镇被搞懵了,姜丹尼尔和裴珍映怎么扯得上关系,小脸还红着,和姜丹尼尔一起被拒之门外了。

姜丹尼尔看见他挡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总算是明白了,他对朴佑镇确实不是喜欢,是爱,爱他的奋不顾身。

“朴佑镇。”

“嗯?”

“我没有在开玩笑,我爱你。”

他把楞了的小麻雀抱在了怀里,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小麻雀的脸蛋。

“我喜欢小熊软糖,更喜欢小雀软糖。”


暗恋没有结局,因为每一天都会比前一天更加喜欢你,对你的爱到底有多少,多得我自己都不知道。















评论(4)
热度(106)

© 白日做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