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关注,爬墙很快💃

[贾正]我和他的未来


*ooc
*喜欢你在写。卡了,摸了篇比较熟悉的风格。

“只有孩子,才会把‘未来’跟‘美好’误解为同一个意思。”                   
         
——郑执《生吞》

黄明昊6岁那年的夏天,在他家楼下的信箱前,第一次遇见了朱正廷,朱正廷叼着根老冰棍,坐在大大的行李箱上。
炎炎夏日,小朋友总是容易被凉快的东西吸引,炽热的视线都快把朱正廷的冰棍热化了,满目的喜欢自是遮不住。
朱正廷不是瞎子,他看见了那个长得好看的弟弟虎视睽睽地盯着自己手里的宝贝,脚下一瞪,“咻——”地一下,行李箱就载着朱正廷来到了黄明昊眼前,“刹车!”刚刚年满十二岁的小孩正值中二的时期,还自己给自己配了个音,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小朋友的面前。
“你想吃吗?”朱正廷指指手里的冰棍,黄明昊点了点头,“想吃!”
小朋友还没过变声期,声音软乎乎的,奶得人心颤,再配上随着话语举起来的小肉手,朱正廷自知拒绝不了。
他总算舍得从行李箱上下来了,毕竟黄明昊的个头还没有行李箱高,居高临下地看人一向不是他喜欢的。
“呐。”
朱正廷蹲了下来,把吃了快一半的冰棍递给了小朋友,笑眯眯的漂亮哥哥给自己凉凉的冰棍,小朋友经不住诱惑,欣喜若狂地接过了冰棍又是一句甜甜地“谢谢哥哥!”
“不用谢啦。哥哥今天刚搬来这里,以后麻烦你多照顾照顾哥哥啊。”
朱正廷揉了揉小朋友的头顶,黄明昊一边手握着冰棍,一边手举了起来伸出了小手指,“那哥哥和我拉勾勾。”
朱正廷被他的反应可爱到了,笑得露出了大白牙,勾住了他的小手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从今天起昊昊要保护好哥哥,哥哥要一直喜欢我!谁变谁是小狗!”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黄明昊期待未来,期待和哥哥一起的未来。

黄明昊会在放学时蹲朱正廷校门口等他,会帮他拒绝表白,会给他买零食。

就这样恍恍惚惚地长大了,儿时的承诺似乎还存在于脑海中,距离黄明昊和朱正廷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年了。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彼此疏远地呢,有时候困了累了,朱正廷也会迷迷糊糊地趴在电脑桌上想。

或许朱正廷的童年里不止有黄明昊,但小朋友六岁那年起,世界里就只有他的正廷哥哥,换句话说,朱正廷是黄明昊对于童年唯一的回忆。
他的父母经商,从两岁起就把他扔给了保姆,一连三个月不来看他也是常有的事,成了年失了童真的父母总是不明白,对于小朋友来说,钱不是最重要,幸福和开心才是摆在首位。
没有陪伴的小朋友就像独自航行在大海的小船,无时无刻都在小心翼翼地前进,他们害怕一个不小心,船翻了,本来就不怎么见面,爸爸妈妈永远不要他们了。

好在,黄明昊的父母在外面是真的在赚大钱,爱孩子的心没变,给他花大价钱聘了个保姆。

保姆大大咧咧地,带过三.四个小孩了,什么都懂的样子,对他也挺好,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记他生日比记自己的还清楚,黄明昊很喜欢她,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是缺了点家的温暖。

所以黄明昊总是往朱正廷家跑,朱正廷的爸爸妈妈对这个漂亮小孩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对他隔三差五的串门举双手双脚地同意,朱正廷也遗传了父母,对好看的人偏心,帮着妈妈做家务好不容易拿到的糖都进了黄明昊嘴里,草莓味的,葡萄味的,橙子味的...小朋友的嘴里塞着各种各样吃不完的糖,就连说出来的话也带着甜劲。

黄明昊从来没有和朱正廷拌过嘴吵过架,能退则退,双方皆是如此。
直到他的九岁生日,黄明昊的爸爸妈妈打电话告诉他说他们还在海外忙着,来不及回来庆祝,保姆阿姨家里女儿要高考,拿了攒了许久的钱,订了个飞机票,飞回老家去了,黄明昊自小懂事,明白保姆的不容易,就没把她叫回来。
家里没人的时候,黄明昊吃饭睡觉就往朱正廷家里跑,朱正廷一家也算是把他当亲儿子看,朱正廷妈妈自作主张地揽过了陪小昊过生日这一大职,一大早和自个过生日一样,迫不及待地给他订好了蛋糕,忙忙碌碌地炸了些小食,榨了点营养果忙活了一上午,在中午十二点左右,才搞定了所有,擦了擦汗,敲响了黄明昊家的门,习惯了温柔的母亲敲门声不大,也许里面的人没听见,没人跑来开门,隐隐约约门里传来了自家儿子和今天生日主人公的争吵声。

“黄明昊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哥哥今年中考,没重要的事不要来烦我!”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要不是我妈逼着我来找你我现在就能安安静静地待在家里写作业了!”

“今天我生日你都不记得了吗?我的生日一点都不重要的是吗?”

“对!你的生日还有那么多次,但中考对我来说只有一次!”

我的九岁生日也只有这一次啊。
黄明昊首次和朱正廷说话时有了委屈的感觉,眼眶红红的,眼泪直打转。

朱正廷也是火气一下上来了,一时半会消不下去,看见平时宠爱的弟弟眼泪汪汪也顾不上心疼,又接着吼了句“哭哭哭!哭什么哭!都多大人了!”
这一下可算让黄明昊破功了,眼泪就像打开了水龙头一样,“唰唰”直流。
朱正廷妈妈想了解一下发生了什么,在门外听了有一会儿了,这会也着急了,顾不上什么礼貌把门板拍得“啪啪”作响。
“小廷!你怎么把弟弟搞哭了!快来开门!”

“来了来了!”朱正廷不情不愿地站起了身,还不忘小声埋怨黄明昊两句,“都怪你,这下好了吧,我妈也要骂我了。”
黄明昊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着“对不起”
朱正廷也没听清,跑去给自己妈开了门,不出意外,劈头盖脸地迎来了一顿痛骂,朱正廷当然也委屈啦,他就想好好学个习,还被弟弟烦得要死要活地,妈妈还理解不了他沉浸在学习之中的心,低着头站在黄明昊家门口,豆大的眼泪掉了下来,还紧咬着嘴唇努力不发出声,挽留着男子汉最后的倔强,远处观望的小孩看见哥哥也哭了,一下崩不住了,站在原地又开始哗啦啦地掉眼泪。
这个生日的开头确实算不上什么美好的回忆,但事后朱妈妈的和解,巧克力味的蛋糕让这个生日过得还算得上开心。

也是从那天开始,黄明昊对待朱正廷有些变了,他不再黏在他的屁股后面,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兴趣爱好,朱正廷也不再只和黄明昊混在一起,有了可以一起讨论问题的知心好友,放学的门口再也没了蹲在地上玩石头的小孩,上学的早晨也不再拥有人工闹钟,他们的关系从“兄弟”又一点点退回了朋友那条线。

黄明昊开始不叫朱正廷哥的时候,是在他的十三岁,小孩子到了叛逆期,不搞出那么一两件不合理的事心理不舒服,朱正廷倒是没怎么在意这件事,反正叫他“正廷”的又不止黄明昊一个。
之后的生活也就平平淡淡,没出现什么黄明昊父母一夜暴富把他送到国外读书,要他和朱正廷来一场生离死别的狗血剧情,日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只不过小朋友再也不会借着怕打雷的由头往哥哥被子里钻,开始迷上了打游戏,有了一个两个一起鬼混的好友,做过“黑社会”大哥,也曾叫着别人老大。

朱正廷和他不一样,性格使然,叛逆期安安稳稳地过了,没做过什么蠢事。
学了十几年舞蹈,然后选择进入了娱乐圈,或许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任性了。
这年头做明星当然是不容易,他是一时冲动,也没签上什么大公司,没什么资源也没什么粉丝,就靠着颜值和才华死撑,在十八线的边缘徘徊。

朱正廷大一的时候,黄明昊刚刚考上高中,高一的暑假,他哭着闹着让朱正廷带他出去玩,朱正廷揪不过他,又没有空,就带着他去跑通告,本来就不是什么大明星,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不怎么管他,外加上带来的小朋友好看又懂事,黄明昊看见了朱正廷站在舞台上发着光的样子,他的哥哥就和在鸟儿适合在天空中飞一样适合舞台。
也是从那以后,黄明昊也和发了疯一样,认真去学了个跳舞,苦练了两三年,被朱正廷评价说,还挺有模有样地。

后来黄明昊考了大学,朱正廷合约到期,哥俩好地手牵手去参加了YH的面试,又出乎意料地一起进了公司。

公司对他们也算得上可以了,把他们一起推去参加了两档选秀节目,总算在第二档选秀姐妹,又手牵手出道了。

那时候黄明昊对朱正廷可没什么非分之想,他和朱正廷爱情的潮水没和网上段子里一样说来就来。
就像是独自前行的船晃晃悠悠地遇见了同伴,遇见了可以陪伴自己的港湾,黄明昊对朱正廷日久生情了。

小朋友着急啊,他知道这事对他俩都不好,表白的话憋在心里说不出口,自顾自地远离了另一位当事人,朱正廷唱歌他就搞演戏,朱正廷跑去演戏了,他就开始跳舞,反正总是撞不到一起,也就造就了现在的好久不见。

小船不怕大风大浪,却害怕同行,抛弃了同伴,绕了个远路。

朱正廷也是心大,不觉有些什么,只当是公司正巧安排,虽然他习惯了黄明昊对他的好,习惯了和火车声一样大的打呼声,一时半会也有点适应不过来,但是见不着面又不是联系不上,没通告的时候朱正廷就天天晚上给打他电话,问问近况。

后来两个人都越来越火,从十八线都算不上进军新一线的大门,也越来越忙,每晚的通话早就断在了几个月,或者一年前,忙到黄明昊都快忘了他对朱正廷的感情,也就没有在意朱正廷最近又开始转攻电影,新助理不知道该注意什么,没有注意已定的另一位男主角,自作主张地给他接了部大投资,不出意外能圈粉,黄明昊最欣赏的导演准备拍的电影。
剧本还是黄明昊那段时间最钟爱的书改编的,小助理料定了黄明昊一定会喜欢。

那时候同性恋早就和敏感话题八竿子打不着边,陆陆续续地出了不少经典电影,但是明星出柜的还是少之又少,朱正廷没有,黄明昊不敢。

那部电影讲得是两个人故事,两个人是邻居,年龄差了两个月,一起长大,一起骑着自行车走过大大小小上学的路,表白的那天,一个人站在一个人的面前,红着脸说着我爱你,十八岁的大好年华,在那个同性恋被世人看不起的日子两个人把爱情的路走到了一起,再到后来一起工作,赚大钱,一个人载着一个人满世界的跑,带去他想去的地方,给他吃他想吃的糖,他们的爱情算不上伟大,也不能说平凡,作者的文笔不差,看的人入戏三分,到最后两个人因为家里原因被迫分开,下着雨的天,和流着泪的人,好不浪漫,可他们的结局却连一个拥抱都没有,一个人靠着一个人,一个人擦着抬起的手缓缓落下。

黄明昊觉得这本书讲得就像是他和朱正廷,只是他没有载着朱正廷穿过大街小巷,也来不及带他游山玩水,更不敢大胆告白,他和朱正廷也过不上坐在同一间教室上学的日子。

就连在雨里一边哭着一边说着我爱你的机会都不曾拥有。

试戏那天的黄明昊很投入,试的是最后的分别,人工造雨打在头上,哭与不哭看得不怎么清楚,但黄明昊的那种痛苦和撕心裂肺,导演一眼就明白了,喊了卡,拍着手说他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黄明昊收了情绪,接过助理递来的毛巾,向导演道谢,刚刚握着手,正好碰上作者亲自赶来看试戏,隔着大老远地就激动地喊了句“这部戏我就是看着你写的啊!黄先生。”
黄明昊一时也有点惊讶,笑着回了他,“要是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努力演好!”
“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吧。”导演是出了名的随性,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看剧本啊小伙子,我很欣赏你。”

剧本早就写完了,也印好了,因为这个男主角一直没定下来,一直拖着没开拍,确定人选的那一天,为了让他更加投入感情,早早地就把剧本给了他,剧本就和书一样让人着迷,黄明昊翻来覆去看了三,四遍,开始期待起了另一位男主角。
希望他不要太难看,最好长得和朱正廷差不多,这样更容易入戏,黄明昊在又一遍看完剧本,进入睡眠前浑浑噩噩地许着愿。

进组那天,下着大雪,故事的开头是在夏天,导演却想着从最后一幕开始拍,怕他们拍到后面拍动心了,偷摸着谈恋爱,入不了戏,没了分离的感觉。
朱正廷看见黄明昊的那一刻是惊讶的,为了表现出他是个成熟男人,他的头发被染成了深棕色,穿着西装,那时候朱正廷才反应过来小时候那个盯着他找他要冰棍的小孩儿已经长大了,到最后谁也没有遵守拉勾勾的那段诺言,朱正廷说不出自己一直爱着黄明昊,黄明昊也没有做到永远把他的哥哥护在身后。

还是那次的人工大雨,朱正廷的白衬衫被打湿了,头发也被淋地黏在脸上,他靠在黄明昊怀里,小声说着我还是爱你,我还是爱你怎么办。
那模样和黄明昊心里想的如出一辙,要说上次的痛心是心里想着朱正廷,是作为演员的敬业,这次是心被人捏着一样难受,眼泪不再是人工大雨,他没有照着剧本走,举起的手没有放下,他抱紧了朱正廷,在他耳边说了句我也爱你,然后像是小朋友让出自己最喜欢的水果糖那样,他用力推开了朱正廷,独自跑走了,朱正廷被他抛下,一个人待在雨里,有些不知所措地一点点跨下,瘫坐在地上,黄明昊可做不到像原著里那个人那么伟大,他藏不住心里的喜欢,但朱正廷却入了戏,他和书里的那个人一样,好像从小被一个人惯大,却又被那个人丢掉一样脆弱,一样不堪一击,他捂着脸大哭,雨还在下。
“卡!”
导演惊喜的声音响起,这段临场发挥着实让他意外地满意,黄明昊的自由发挥总算把那个人演出了心,没有人能强大到不贪恋最后一个拥抱。

“你演得不错嘛,我们昊昊长大了!”
朱正廷经过了多年的磨练,明白了戏里戏外不是一个人,出了戏就要做自己,此时换了套衣服捧了杯咖啡,正等着造型师给他做发型。
黄明昊因为跑出了雨早就换完了衣服,做好了随时上场的准备,正坐在椅子上,努力进入感觉,此时被朱正廷一句话吓得有些懵,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就随口客套了句“你也演得不错。”

“和我说话都这么客气啦,长大了的弟弟留不住的心哈哈哈哈哈哈。”

“哪敢啊廷哥!我要是对你都客气那我就没有自由啦。刚刚是吓着了!”

“你还舍得记住我啊,这么久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还以为你谈女朋友不敢带回来给我看呢。”

谈什么女朋友啊,是想和你谈恋爱才不敢见你的啊。
黄明昊在心里应道。

“拍戏了拍戏了,小昊快点过来!”

“诶诶好!”黄明昊放下了手里的剧本,“那我就先去了。”他回头对朱正廷说。
朱正廷还在做发型,头不能动,就应了他句“好。”

剧组的生活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过得算是多姿多彩,除了大结局的分离,导演还是决定从头开始拍,让他们俩好好发展下感情。
为了更加入戏,朱正廷总是借着这个理由找黄明昊一起吃饭,有时是剧组的饭盒,有时是酒店外的小饭馆。

属于黄明昊的小船又调了个头,回去找了在这片海域上行驶的唯一伙伴。

他们的在一起说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过程,在剧里两人第一次手牵手走在操场上开始,朱正廷动了心,做了几天心里准备大半夜的敲了黄明昊房门,说“我想要宠着你护着你,陪你长大陪你游山玩水,想要带你去最大的酒楼吃最美味的菜,想要和你一起去高高的山顶,寻找最亮的星星。 ”
用的是电影里一个人向着一个人表白的话,黄明昊觉得他的暗恋对象有一点点莫名其妙,但是精明的温州人,明白了安徽人的告白,把他抱在了怀里,就像在人工雨里一样,他说着我爱你,再也没有推开他。

那部电影,借着主演渐入佳境,顺利地结束了拍摄,黄明昊和朱正廷的爱情也顺利步入了正轨。
他没有载着朱正廷穿过大街小巷,也来不及带他游山玩水,更不敢大胆告白,他和朱正廷也过不上坐在同一间教室上学的日子。
但他们还是走在了一起,不曾拥在雨里一边哭着一边说着我爱你的机会,也不需要拥有。

黄明昊没打算藏着掖着,拍摄结束两人就高调公布了恋情,没有什么流言蜚语,收到的都是真心实意的祝福。
小时候拉勾勾的诺言总算是兑现了。

曾经朱正廷以为选择进入娱乐圈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任性,后来他才知道,和黄明昊在一起才是最大的任性,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小船有了并肩行走的伙伴,也就再不惧大风大浪。

“只有孩子,才会把‘未来’跟‘美好’误解为同一个意思。
那我就永远不要长大。
我和他的未来,是美好的未来。”

end

感谢阅读!

总算写完了!!非常激动!!上一篇喜欢你的热度让我有一点点地猝不及防,本来打算扔上来就弃的文觉得良心有点痛,所以还在继续写。
这篇文其实有很多想到的细节都没有写进来,非常懒,只在脑内过了过瘾,不知道设定讨不讨人喜欢,如果有人看我就找个机会开个番外吧!

评论(2)
热度(44)

© 白日做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