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关注,爬墙很快💃

[丞正]胆小鬼

*wifi坏了没法投票给姐姐们吃点糖加把劲!
*bgm是胆小鬼,黄伟晋的版本。(主唱的歌声激起了我写文的斗志。
*ooc预警,现实向避雷。
*非常非常小学生作文。

“你是喜欢我呢,还是习惯了这喜欢?”
“我爱你,爱习惯了。”                                

——《丑话十四讲》

“丞丞,对不起。”
“我可以再抱抱你吗。”
对面的小孩憋着泪,低着头,伸出了双手。
“好。”
三年的成长,小孩的个头已经比他高了不少,被小孩抱在怀里,朱正廷也尝到了一丝安心,只可惜着一点点的安心马上就要离他远去了。

一年的时间过得不快不慢,谁也说不清楚明天会发生什么。

伤心吗?那是当然,但是日子总是得过的,就和电视剧里演得一样,太过理智的两个人总是拥有不了完美的爱情,阻碍他们的有很多,少不了非议和害怕。

朱正廷算得上是一个理智的人,答应范丞丞的告白是他活了这么多年最任性的决定,他不想看见小孩伤心,他喜欢小孩。
但对范丞丞说出分手,是他这辈子最理智的决定。
他们追梦的路很长很长,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落悬崖,爱情是最大的拦路虎,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范丞丞都是不可忽略的阻碍。

也许一直陪着他的哥哥没发觉其实小孩早就长大了,就和没发觉他长胖了一样,他早就不是那个一委屈就只会哭的小孩,他也想把哥哥护在怀里。

大概是家庭和工作的原因,小孩成熟得比普通孩子要早上一点,他没有经历那个最令父母头疼的叛逆期,从他勇敢追爱的那一刻起,就从粉丝笑称的xxj行列里毕业了,从开窍那天开始他就明白,他要承受的压力比起其他人大那么一点,他要做的也要比其他人多那么一点,他追爱路也比其他人要难那么一点,但是他没有停步,他喜欢朱正廷,他喜欢他的一瞥一笑,喜欢他跳舞是自信的样子,也喜欢着他私下里的小幼稚,即使知道他怕鬼故事也总是忍不住逗他,想看他钻进自己的被窝里抱着自己,毫无威胁力地警告自己的可爱模样。

所以一年前的他选择说出那一句“我爱你。”
就算没有结果,就算连朋友都做不成。
他也不想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朱正廷一个人往前走,什么都做不了,他想伸出手,牵着他一起走,他范丞丞从来不是一个胆小鬼。

那天,朱正廷答应了他的告白,这对于范丞丞来说是天大的喜讯,比成功出道那天还要开心上好几百倍,那是他第一次把朱正廷抱得那么紧,第一次感受到了他范丞丞也是有人喜欢着的,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后盾,第一次有了属于他一个人的避风港。

那段恋爱的故事,到现在都是范丞丞心底的一道坎,每次回想起来,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曾经的朱正廷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珍珠糖,会和他一起裹着厚厚的装备溜去游乐场做摩天轮,他们可以在小小的空间里卸下防备,在摩天轮的最高点接吻。

传说中,在摩天轮最高点接吻的情侣可以一辈子一起走下去。

也许传说只能是个传说,也许他们错过了那个最高点,他们没有走到最后,为了所谓的梦想放弃了爱情。
因为爱情从来都是一种奢侈的东西,只有放弃一件珍贵的宝物才能换来,现在的他做不到,现在的朱正廷也做不到,他们的路就是这样,明明白白地标着路标,直走是梦想,左拐是爱情,只能二选一。

分手后的生活对于朱正廷来说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
他在一天之内搬光了他俩爱的小窝里所有他的必需品,他还是可以笑着和小孩说话,在公司碰面也能和他聊天,出去吃饭也会记得叫上小孩一起,闲下来的时间也会拉上小孩打几把游戏,只是少了小孩每天晚上的那一句“晚安,早点睡。”,也没有勇气继续给小孩做人工闹铃服务,深夜里最感性的时间也没人会在旁边拍着他的背对他说“没关系,有我陪你....”

朱正廷的新家离公司要更近了一点,和原来的住所却隔着老长一段距离,一个在北,一个在南;就好像他和范丞丞的距离,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再多的喜欢也只能憋在心里,说不出口,那层好不容易捅开的窗户纸又被人补了回去,范丞丞不是一个胆小鬼,但朱正廷是,他是一个连鬼故事都怕的胆小鬼。
他看不了范丞丞受委屈,他看不得他最心爱的小孩被人骂,他看不得小孩地强装坚强,他宁愿早点断了小孩的念头,一年的恋爱时间是他对自己最后的纵容,范丞丞的人生不应该被拘束在爱情这个小小的牢笼里,他适合更大更美的舞台,他就是应该站在舞台中间闪闪发光的星,不需要顾虑什么,不需要担心什么。
他的小孩值得被更多人喜欢,他也做不到电视剧中的剧情,看着他开心就好。
决定把他推出爱情这个束缚的那一刻起,他就失去了退路,他得自己站在名为爱情的牢笼里,暗自难过。
不久以后,范丞丞就能遇见更好的人,最适合他的人,他们一定般配至极,站在一起就能让人移不开眼,产生一种这两个人就应该永永远远在一起的错觉,他们会幸福一辈子,得到除了他以外所有人的真心祝福。
他的小孩会越来越好,会慢慢长大,变得会照顾人,会成长为一个让人依靠的港湾,纵使他早就离他越来越远。

朱正廷以为他是在为范丞丞考虑,给他指明了最光鲜亮丽的一跳道路。
但他以为终究只是他以为,范丞丞的心早就住进了那个叫朱正廷的大房子里,他依恋着大房子里的舒适感,出不去了。

这次的分手,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一道疤,看得见消不掉,伤得久了结痂就痒了,痒得人受不了。

胆大的范丞丞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想放弃了,放弃梦想,去追求他的爱情,毕竟从一年前的那次告白开始他就给自己打好了预防针,这条道有多难走,他也愿意走到底,他要为他的哥哥遮风挡雨 。
爱情是一件奢侈品,他明白,他愿意付出梦想来买。
他还是想回到最初的摸样,和朱正廷一起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日子。

分手的第三个月,范丞丞做了几个深呼吸,在曾经属于两个人的小屋里给朱正廷打了个电话。
意料之外,朱正廷秒接了。
“喂,丞丞是吗。”
他抢在范丞丞之前开了口。
“是我,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想和你说....”
“你先听我说,”朱正廷第一次没有礼貌得打断了范丞丞的话,范丞丞也不生气,乖乖地闭上了嘴,“范丞丞,对不起,我没有做到放下,我很没用吧,我还是很喜欢你,我看不得你和别人好,我做不到祝福你和别人,我怀念你的拥抱,也想念你的味道,我早就习惯了爱你,习惯了给你一个早安吻,习惯了点餐点双份,我还想和你一起去游乐园,和你一起坐摩天轮,我还没有带你去见家长,你这么好看我妈妈一定会喜欢你,对不起,丞丞,我后悔了,这一次轮到我对你说我喜欢你,你听见了吗?”
朱正廷的语速不快,从电话里可以听得出他好像哭了,范丞丞红了眼,点了点头,等到朱正廷有些不确定的询问声再次响起才后知后觉的明白朱正廷不坐在他的面前。
“听见了,你后悔就好,我也后悔了,后悔当时没有死皮赖脸地抱着你不让你走。”
小孩听见对面的哥哥不哭了,似乎还传来了一两声的低笑也憋不住笑了出来,眼泪也跟着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咳咳,我喜欢你,范丞丞,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不愿意。你只是喜欢我,我可是爱你,这不公平。”
“好好好,我也爱你,你可以和我交往了吗?”
“可以了,这次可是一场不分手的恋爱了啊!”

胆小鬼变勇敢了,而既勇敢又努力的人总是幸运的。

最终,范丞丞没有遇见一个更好的人,但是和最适合他的人在一起了,他们般配至极,站在一起就让人移不开眼,一看见就让人觉得这两个人就应该永永远远在一起,他们幸福了一辈子,得到了除了朱正廷以外所有人的真心祝福
,毕竟自己是不用祝福自己的。

后来的后来,范丞丞问了朱正廷,为什么那天突然说得那么煽情,还有那么一大段,明明是他给他去的电话,都给他吓懵了。

朱正廷笑了,他告诉他,那是他们分手的第三个月,也是正正好好第90天,是他给自己定的最后一天的任性,如果范丞丞不给他打电话,他就打给范丞丞,说他不后悔,说他喜欢范丞丞可以一直开心,一直好好的,同时也做好了第二方案,范丞丞要是给他打了电话,他就告白,说得小孩不管怎样都拒绝不了他。
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那段话说得特羞耻,配不上他人间仙子的形象。
范丞丞就对他说,他早就不是一个仙子,动了凡心的仙子可是要上诛仙台的,就算是,他们也是神仙眷侣,朱正廷是他一个人的仙子,不管什么都是最仙最帅的。

这是朱正廷第二次的任性,也是最后一次。
胆小鬼会为了爱情,不再胆小。
不管怎么样,他们爱情的路还是得两个人一起走。

越努力越幸运,爱情大概也是可怜他们这对苦命鸳鸯,意料之外,他们没有付出梦想这个代价,他们手牵手一步一个脚印,渐渐变老,渐渐有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祝福他们,当年陪伴着他们的粉丝也依旧喜欢着他们,没有人因为他们的爱情变心,没有人觉得自己失恋了一样难过,就和朱正廷之前所期望得一样,他们就应该站在一起。

范丞丞和朱正廷还有一个约定。
每天都要对对方说一句我爱你。
这样就好像天天都是新的恋爱。
他们还是又傻又年轻的老样子。

胆小鬼从此变得勇敢。





——end
我觉得爱情就是这样,有得有失,一帆风顺这种梦里的爱情发生在现实是一件困难的事,但是亲妈粉终究还是狠不下心be,我希望我两个崽崽都能好好的。

试图想要评论。

评论(7)
热度(60)

© 白日做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