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关注,爬墙很快💃

[IE]咖啡店里的马先生


小警察poX咖啡店店长ma
*轻松欢脱向
*ooc,加长小学生作文
“我不是警察!纯属瞎编!”

“难道你不知道吗?自从我第一次看到你,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更接近你。”

——阿瑟·高顿《艺伎回忆录》
1

23岁的易柏辰做了个光荣的人民警察。
不过,嘴上说是警察,其实工作和城管也没啥区别,就是逛逛街道蹲蹲警察局维护维护治安。
对此,易柏辰觉得很不甘心,辛辛苦苦上了这么久警校,就当了个便衣警察,连个制服也没有,还不如去街上卖烤串呢,轻松,自在,想想就舒服。

于是,没有制服的易小警察就蹲在街边,丝毫不管文明城市的形象,抛弃了工作,吃着大街上3块钱一串的廉价烤香肠,默默感叹着,诶,当个警察可真苦啊。

今天的易小警察也要走大街。

易柏辰哼着歌,就像来旅游的游客,逛着这算不上繁华的街道,这是易柏辰第一年来S市实习,对于街道上大大小小的商店算不上熟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纵使是个没心没肺的大男孩也开始有点孤家寡人的感觉,踢着脚下小石子,想着待在警校的时光,四个人一个宿舍,打打闹闹的,会因为大半夜不睡觉被宿管抓到一起被罚站,会因为胆大包天少跑圈被抓去做俯卧撑,会因为互相埋怨对方连累了自己被教官听见拉过去猛训一顿,挨罚挨骂的时候觉得时间很长,现在想起来时光匆匆,时间真是一眨眼也就过去了,这样想着,易柏辰鼻子一酸,一边感叹自己变得越来越文艺了,一边更加后悔当年傻乎乎报考警校的行为。

“噼里啪啦——”
前方突然传来的响声成功得把易柏辰从独自感伤的思绪中拉了出来,警察的直觉告诉他,有事发生了。

易小警察马不停蹄跑到了案发现场,看见一家咖啡店的玻璃碎了一地,犯罪嫌疑人是个手持椅子的中年男子,凶巴巴的,对着面前面容清秀的青年叽里呱啦的说着些什么。
这条街一向和谐共处平平安安,很久没有发生这种当众闹事的行为了,不一会儿,四面八方,老的小的都跑过来凑个热闹,七嘴八舌的对着破口大骂的男人指指点点,偶尔有几个小姑娘忍不住盯着被骂的青年看,看他长长的睫毛,美得不像话。
易柏辰一向不是个看脸的人,却也止不住觉得青年挺好看的,好看到他看愣了神,而且脾气似乎也不错,被骂成这样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有。
既然这样,易柏辰身为一个为公众服务的人民警察不可能坐视不管,掏出了口袋里的警察证,举着给身侧的人看,嘴上喊着“借过”和“谢谢”,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到了青年身后。

“你这家店怎么做的啊!蛋糕里还有头发!是想吃死人啊?”
“还有这玻璃一碰就碎,不知道装修的时候脑子里装得都是些啥!不怕客人刮到吗?”
“我今天瞎了眼来这家店吃饭算得上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不赔个一两百说不过去是吧!”

哦,光天化日之下也有人睁着眼说瞎话。
易小警察的眼睛大大的,看人自然也看得清楚,况且这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无理取闹吃了霸王餐还想捞点钱再走,真当警察不存在。

正当易柏辰想出手阻止,被骂了许久的青年终于舍得开了口。
“第一,蛋糕里的头发很明显是这位先生你自己的。”
声音挺好听的。
“第二,谁家的玻璃被椅子狠砸还能不碎?还有,哪位客人会无缘无故举起椅子砸玻璃?”
说的有理有据,不错。
易柏辰在心里给这个初次见面十五分钟,连名字都不清楚的男人悄悄打了分,90,在易小警察的心里也就只有他比青年稍微高点了,他90.5。

听了青年的分析,男人也不装生气了,脸上挂着嘲讽的笑。
“不赔是吧?我和你说,我可是这地方地头蛇的关门弟子,明天就叫我师父带人来砸你店。”
这句话一出可不得了,这地方虽说治安不错,但是这里的地头蛇扎根许久,警察也抓不到,换了一代又一代该打打该抢抢,最近几年很少出现,但群众对他们都是能避则避,这时都不由得为这位好看的青年抹了把汗,要是真惹上什么人了,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青年也不由得皱起了眉,思索着该怎么处理这件事,若是就这样赔钱了,那可亏大发了,可要是不赔,万一真惹祸上身了自然也算不上什么好事,一时之间,饶是他再怎么聪明也想不出办法来。

“地头蛇是吧?那我把你抓走是不是能逼他现身把你们老窝一锅端了?”
在旁边看了半天戏的易柏辰终于想起了自己是来履行职责的,从人群里冒了出来。
男人看着便衣警察一点儿也不怕,对他挑了挑眉,顺带着挥了挥手。
“你又是哪家的小屁孩?大人办事不要来捣乱了,拿张不知道什么证还真当自己厉害了是吧?”

易柏辰一听对方不相信自己,怒极反笑,把警察证贴着对方的脸晃了晃。
“看看清楚,你和我回警局走一趟吧。”
“呸!”
男人不领情,对着易柏辰拿到没多久的证件就是一口口水。
“真当老子傻子啊,谁和你去警察局喝茶呀,溜了溜了。”
说着推开了人群,脚底抹油,“唰”一下跑没了影儿。
易小警察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跑走了,想追也来不及了,只得笑笑,尴尬得露出两个小酒窝,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诶呀,他可真的和蛇学的啊,跑得可真快啊哈哈哈。”
一见坏人跑走了,人群也就慢慢散了,剩下的事怎么处理就是店长先生和那小警察的私事了,反正没热闹看了。

刚刚还愁眉苦脸的青年,被他的那副傻样逗得抿着唇,似乎是在憋笑。
看得易柏辰不由得一愣,这人笑起来可真好看,就和仙女下凡一样,不对,仙子,然后嘿嘿笑得更傻了。
“那个,警察先生,我的损失怎么赔啊,这个玻璃还有一桌子的小蛋糕和咖啡。”
“.......”
易柏辰的本就傻里傻气的笑容僵在了空气中,对啊,损失怎么赔啊,上报领导?
小警察不知道,其实他也就逗逗他,这件事本事就没他啥错,一向正直公正的马店长怎么会把这事怪罪到一个无辜人身上?
他不知道,他只是忍不住想逗逗他。
马店长似是看出了小警察的烦恼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说谎不禁大脑。
“算了,没事。今天谢谢你。”
“不谢不谢!这是我们人民警察应该做的!”
易柏辰犹犹豫豫的却还是忍不住开了口,这么好看的人,不混个眼熟就太可惜了。
“那个,我叫易柏辰,请问你怎么称呼?”
小警察小心翼翼的朝店长先生伸出了手,店长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和他轻轻握了握手,不知怎的,脑子又一抽,摆出了和老一辈人见面的问候语。
“马振桓,你也可以叫我Evan,幸会。”

后来的后来的,他回忆起和易柏辰的初遇,总是觉得丢尽了脸,谈不上什么美好,所以也不愿多说,却不知,从那天起他就悄悄走进了易柏辰的心里。

“Evan!我来保护你了!”
易柏辰今天又负责看大街,每当轮到他值班他就过来马振桓的咖啡店混吃混喝,美名其曰——保护马先生的小咖啡店以免之前那个大坏蛋又来找麻烦。

马振桓的咖啡厅和外面的大多数咖啡厅也没什么不同,就是加入了一些他自己abc的元素,怎么说呢,古典又不失时尚,随意之中却又带着点说不出的文艺,让人感到很舒服,特别是咖啡厅里固有的咖啡香,再伴上点易柏辰说不出来的香味,可能是,马振桓的香味,让人身心都感受到了人间的美好。
所以易柏辰天天往这边跑,马振桓也见怪不怪了,反正他精心设计的咖啡厅就是为了吸引易柏辰这样的年轻人,现在易柏辰这么喜欢不也代表了他的设计不错,不是吗?

不过易柏辰老是不付钱就来蹭吃蹭喝让马振桓有些为难,开店就是为了赚钱,本来就赚得不多的小咖啡厅得补上之前那不大不小的损失,还要养个大活人,马振桓的手头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好不容易,本来就用不着管事的易小警察从上级那申请到了保护咖啡馆的工作,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这样蹭吃蹭喝的行为的不人道,从各种意义上和之前那个大坏蛋没什么区别,除了没闹事,让马振桓赔得钱恐怕比大坏蛋的还多,就自发提议给马振桓帮忙。
“好啦。”一听易柏辰主动提议,反正他都吃了那么久了,不用白不用,马振桓心安理得的答应了。
从那以后,易小警察就好像忘了自己是个警察一样,忘了上级领导同意自己来这是为了保护居民,忘了他和马振桓还只是普通朋友,天天给马振桓打打下手,帮着端端蛋糕,然后大吃一顿做为工作一整天的报酬。

现在的易柏辰有时候也会突发奇想,觉得那时候的日子过得最舒服了,没什么压力没什么负担,也没经历什么难事,什么都不用担心,只是懵懵懂懂的对马振桓有一股散不去的喜欢,自认是在追人家却一直给人家在帮倒忙添麻烦,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一天之中最满足的时候,就是可以坐在咖啡厅的最佳位置欣赏他的马振桓,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儿,看着马振桓小心翼翼的制作拉花,看着他好看的手打着奶油,就坐在属于他的最佳位置,静静的看着他,就像小孩盯着自己最喜欢的玩具,眼里透露着掩藏不住的喜欢,外加上,他还可以吃到马振桓亲手做的蛋糕,要什么味有什么味儿。

他也会想,会在生日的时候偷偷许愿,要是时间可以永远停在那个时候有多好。
如果时间真能重来,请大发慈悲的给他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会一直一直待在马振桓身边陪着他,做他最好的兄弟,不用尽全力跨过那条长长的沟,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的那一份小小的爱意。

因为他不知道,马振桓早就喜欢他了。
他沾满奶油的嘴巴,他孩子气的笑容,他气势汹汹的保护自己,让马振桓入了迷,动了心,生了名为情的病,也许,无药可救了。

不管是易柏辰还是马振桓,都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
直到那天的相遇,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看上了,爱上了,也许,再也移不开眼了。
从那天开始,他们所走的每一步就是不知不觉地向对方靠近,在这条爱情的路上越走越近。

爱情的路总是很长的,但是它很窄,却又不多不少,正好能够两个人肩并肩走过。












评论(13)
热度(53)

© 白日做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