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关注,爬墙很快💃

[IE]脸红


*临时赶出来送给我滴猪猪的元旦贺文!各位也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多指教啦! @cn是令羽
*rps预警
*ooc预警
*小学生作文!

一旦喜欢上谁,就别无所求。只要每天能见到他,就已经觉得很庆幸了。一辈子很短 如白驹过隙 转瞬即逝 可这种心情很长 如高山大川 绵延不绝。

——《武林外传》吕轻侯

易柏辰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跳总是莫名其妙的加速,也许是青春期荷尔蒙爆表?他总是尝试这样安慰自己。

但他也不是傻子,他知道的,其实每回心跳加速的时候,总是待在马振桓旁边。

就像那天,易柏辰坐在小板凳上读剧本,瞥见那人喝水脸蛋都能“噌噌噌”得开始发红,不自觉的就把头低了下去,马振桓一看,他脸那么红,再想想最近这么忙,以为他发烧了,凑近了些,摸了摸他的额头,再摸了摸自己的,奇怪啊,不烫。
这下可不得了,放大的马振桓突然出现在易柏辰面前,他都没机会调整好心情,脸上的红晕就跑到了耳朵根儿。
“易柏辰你看什么啦,脸红成这样!”
马振桓被小屁孩的反应逗笑了,不知道是不是看见了哪个妹子,连话都没搭脸就红成这个样子。
易柏辰象征性的拉开了外套拉链,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
“我是热得啦!这里暖气太好了!”
蹩脚的谎言,马振桓这么聪明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收了笑容,装模作样的帮着给易柏辰扇了扇风,就算室内的温度冷得他也牙齿打颤。
“阿——嚏!”
不出意料,屁孩果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马振桓停下了帮着扇风的手,把笑憋回了肚子里,给他理了理衣领。
“易柏辰你在装什么啦,快点拉上!”
“哦。”
自知做错了事的易柏辰闷闷的回了句,把剧本往旁边一方拉上了拉链,可不知为什么还是觉得冷得不行,不自觉得往马振桓那边靠了靠。
马振桓老是说加拿大不怕冷,可不是嘛,马振桓的身体就和个大暖炉一样,暖烘烘的,就算他是因为贴了暖宝宝也让易柏辰羡慕得不得了。
“马振桓。”
易柏辰剧本也不管了,和个大爷似的躺在了马振桓腿上。
“干嘛?”
从这个角度看马振桓还是那么好看啊,大肉软软的,最佳枕头,易柏辰哼哼了两下又往马振桓腹肌的方向挪了挪。
“有事你就说啊。”
易柏辰蹭得马振桓腿痒痒的,看他躺得这么舒服,没狠心推开,给他从旁边椅子上拿了件毯子盖上,毕竟要是这小屁孩感冒了也得算上自己一份,马振桓有些后悔了,也许,他不该顺着他开那个玩笑。
“有没有说你睫毛很长啊。”
易柏辰躺在马振桓腿上忽然就笑了,小酒窝自然而然也随着主人的笑冒了出来。
为什么笑起来这么可爱啊。
易柏辰的笑让马振桓愣了愣,明明看了这么多次为什么还是会心跳加速啦,马振桓有时候也搞不懂自己。
好在,他不会那么轻易脸红,他故作思考的移开了,凝视了会儿前方。
“应该有吧,很多粉丝都有夸我睫毛长。”
话题有点进行不下去了,小屁孩眼珠子转了转,想起了之前在网上一不小心看见的内容。
“可是网上有说睫毛长的男生财运不佳诶。”
马振桓一直是不信这些的,反正他有学历有工作,怕什么,但又忍不了那逗一逗小屁孩的恶趣味。
“那我怎么办啊。”
易柏辰心满意足得躺在他马马哥的腿上,红着脸,笑眯眯的说了那句。
“我养你啊!”

“那说好了!不准反悔!”
“不反悔!”

后来啊,易柏辰一直都忘不了那天马振桓腿上的温度,忘不了心跳加速的感觉。
岁月静好,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易柏辰希望那天的时间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他可以在马振桓腿上躺到世界末日。

殊不知,马振桓也在那天,体验了一把心动的感觉。
看着那人躺在自己腿上闭着眼,阳光透过帐篷,打在他的脸上,和天使下凡一般好看。
马振桓一直以为自己是喜欢女孩子的,会娶一个贤惠的老婆,直到他遇见了易柏辰,这个小屁孩误打误撞的闯入了他的世界,打乱了他人生的棋盘,逼得他也陷入深陷之中,解不开这局。

“我喜欢你。”
元旦晚会的烟花还在天上闪着,马振桓悄悄地在易柏辰耳边说了,他深思熟虑了一晚上的话,虽然就短短四个字。
易柏辰还沉浸在元旦晚会的气氛中,或许是没有听清,又或许是不敢相信,也有可能是存心报复一下马振桓,对着天空大声喊道“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路上人来来往往,马振桓赶快示意易柏辰小声点,警惕的四处望了望,还好,周围很吵,没有人在意他们这边。
“我说,我喜欢你。”
马振桓真担心易柏辰听不见一样,贴近了他的耳边,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
易柏辰的脸又红了,马振桓的声音杀伤力太大,更何况还是表白,在这么近的距离。
小屁孩红了脸,脸上不知是兴奋还是惊讶,马振桓猜不出来,他只知那人停下了脚步,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
双方就这样对视着僵了一会儿,搞得马振桓有些不知所措,是不是太突然了,易柏辰应该是喜欢那些小姑娘的吧。
马振桓一慌,他的眼睛就告诉了易柏辰,易柏辰牵起了他的手儿,凑近了他耳边,给马振桓喂了颗定心丸。
“马振桓,我也喜欢你!”

易柏辰和马振桓买了个小小的公寓,房里的东西都是他们挤着时间一起挑的,入住的那天晚上,易柏辰躺在床上看着马振桓,越看越喜欢,讲出了憋在心里老久老久的话。
“我喜欢你好久好久啦,可能从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上了吧,那时候我真的还是个小屁孩吧,什么都不懂,看见你心就‘砰砰砰’地跳个不听,后来越来越了解,就越来越喜欢,喜欢到看见你都会脸红,我养你啊什么的,我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的啊,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给自己打了好几针预防针,准备元旦就表白的,结果被你抢了先。”
他刚说完就害羞了,把头埋进了被子里,马振桓觉得这小屁孩怎么越长大越好笑了,明明自己心血来潮说了一大堆话还害羞。
“好啦,你喜欢我我很开心,可是我不喜欢你了。”
易柏辰听见马振桓这话着了急,从被子里冒出了头。
“你怎么能不喜欢我呢!明明是你表的白!”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我对你的喜欢早就变成爱了嘛!”
看着易柏辰闷红了的脸和着急的模样,马振桓丝毫不顾形象的在讲完了满分情话以后大笑了起来。
“不要笑了啦!你再逗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易柏辰把被子拽下了床,张牙舞爪的扑倒了马振桓身上,摸着念了许久的腹肌,亲着马振桓的嘴。
突如其来的吻吓了马振桓一大跳,笑到一半差点喘不上来气,他推了推易柏辰的肩试图把小屁孩推开,可谁知道小狼狗认真起来劲也是大的很,马振桓努力了半天也没成功。
好不容易,一吻结束,易柏辰从马振桓身上翻了下来,开开心心的舔了舔嘴唇。

“我们还没结婚,你还不能对我动手动脚了。”
“结婚了就可以了吗?”
“大概?”
“那我们明天就结婚!Evan你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去排队本本!”





评论(3)
热度(42)

© 白日做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