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关注,爬墙很快💃

【IE】心悦君兮君可知

*ooc、小学生文笔慎。

 *甜不过蒸煮系列

*圣诞快乐嘻嘻嘻。
*@cn是令羽 和我滴猪猪一起写的。好看小心心小手手归猪猪ooc小学生作文归我。题目这么文艺一看就不是我想的嘻嘻嘻。
正文↓ 

———— 你要相信,总有一个人能让你生命里的孤独变得有意义,在这之前,请好好活着。 ——椿 

最近吧,马振桓觉得易柏辰有些不对劲。这小孩儿难得的不缠着他了,连续着几个月他都没怎么好好的和易柏辰说上两句话。 

这让马振桓十分搞不清楚状况。团员也发现了这两人的不对劲,这不,团大就把马振桓单独拉到一边,悄咪咪的问他:“Evan,你和易恩是怎么了?” 马振桓自己都弄不清楚,他又不知道怎么和大哥讲,想了一会儿只憋出来一句:“我不知道。” 

宏正一听,要说没事儿他还真不信,可马振桓又不讲,宏正只觉得当个团长真不容易。 “那行吧,你也知道就是快圣诞了嘛。有什么误会就趁这个机会解开吧。”宏正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缓和他们之间的低气压,想着马振桓也不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子了,也就交代了两句就随他们去了。

  “嗯知道了。”马振桓当然知道宏正是担心的,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什么时候说错了什么话惹得易柏辰有些小情绪啥的。他倒是想解开,可这结在哪儿总得让他知道吧。 

宏正安慰了马振桓两句就离开了,他去找了咱们团嫂x伟晋,伟晋被委派了一个重要的任务——开解易柏辰。接到宏正委派的任务的时候,伟晋只觉得自己是听错了。要我去开解易柏辰??你咋不让我上天呢。当然这句话只能在心里讲。

 在宏正的威严下,伟晋满脸不情愿的来到了易柏辰房门口。他看着门,手抬了又放。伟晋只觉得宏正给的这个任务太难,忍不住的抱怨。过了好一会儿,伟晋终是抬起了手准备敲门,却在敲下去的那一刻被易柏辰从后面拍了一下:“嘿,你干嘛呢。” 伟晋被吓了一跳,跳开一段距离瞪着易柏辰:“你怎么在这!你想吓死我啊!” 易柏辰无辜的耸耸肩,双手缩进口袋里:“没有啊,我刚去吃东西了啊。看你站挺久的又不敲门。就过来关怀关怀你啊。” “你不可以叫一下我啊!非要吓我啊!”伟晋翻了个白眼。 “找Evan的话,我刚刚看到他被团长拉走了哦。”易柏辰耸耸肩,掏出钥匙开门进了房间。 “没有啦我找你啦。”伟晋跟着进了房间,顺手带了个门。“啊?找我?怎么了?”易柏辰觉得有些奇怪,回想了自己最近这几天也没迟到或者犯什么大错啊。伟晋看着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就自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又拍拍身边的位置让易柏辰坐下:“没事儿啦就是找你说说话而已激动个啥。” “哦这样啊,你早说啊。我还以为我做错什么了呢。” 易柏辰听他说的是真的,也就放开了胆子坐了下来,拿了桌上的橘子剥了一个吃起来。

易柏辰是放松了,可伟晋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纠结了会儿还是觉定直奔主题算了:“诶诶诶你和Evan最近怎么回事?以前也没见你们冷战过啊。这次是怎么了?冷战到底?”听到Evan的那一刻,易柏辰吃橘子的动作顿了顿,随后他恢复正常,笑着对伟晋:“我们?我们没怎么啊,也不就这个样?” 伟晋打他:“你当我傻啊,你们俩之间那么怪的气氛你当我瞎啊。”  “哎呀我说你就别担心了,”易柏辰又凑到他耳朵边上,“过几天圣诞节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伟晋听他这样说,看了他一眼,易柏辰笑着看回去。虽然心里的疑惑特别多,可伟晋还是决定等到圣诞节的时候再看看,反正也没有几天了。“行行行。那圣诞你记得把所有的误会都要解开啊。你们这气氛看得我们这些团员难受。” “知道啦。”两人又扯了会儿,伟晋想着还要去和宏正说这事儿,就没多呆。

易柏辰也不去送他,应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等到伟晋离开了,易柏辰从自己的床底拿出一个纸盒打开。 是他自己织的围巾。 他听说圣诞节是一个表白的好机会,拿着自己亲手织的围巾站在喜欢的人面前对他说“我爱你”,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易柏辰想了好久,终于决定去试一试这招灵不灵。这种事情当然要瞒着所有人去做啊,不然哪儿来的惊喜啊对吧。 

嗯,一定可以成功的!

 易柏辰在心里给自个儿打了打气,他把围巾从纸盒里拎起来欣赏了会儿。他的围巾织得算不上好,也就勉勉强强能看吧,毕竟是一个大男人织的,还是躲躲藏藏偷偷摸摸织的。这么多个月的心血,就算再丑马振桓也一定收下的吧,大概… 一想到这儿易柏辰又突然没了自信,他把围巾叠好放回盒子里,弯着腰藏进了床底,又盖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去。

做好了这一切,易柏辰自暴自弃的躺在床上,思考着马振桓到底会不会喜欢他。

 他帅吗?帅!

 可爱吗?可爱!

 马振桓喜欢吗?不知道… 

这样想着,他把头藏进了被子里,鞋也没脱,好像这样藏起来可以多点自信一样。 所以,马振桓回到房间一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小屁孩和鸵鸟藏头一样,半个身子在被子外,半个身体在被子里,傻不拉叽的。最主要的是他还没脱鞋!马振桓有些无奈。 “起来,把鞋脱了再上床。” 他走上前,尝试着把盖在易柏辰头上的被子拉下来,谁知道那小孩却不配合,拉着被子不肯松手,他越使劲儿,小孩儿也越使劲儿。两人僵持了会儿,只听见从被子里传出来了句“不要嘛。” 算了算了,随他去了。马振桓拿他没辙,打又舍不得说又不听的,好不容易自己想和他聊一聊人生人家又不配合。

他无奈的拿了换洗衣物准备去洗个澡,又想着小孩儿会不会缺氧。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去洗澡算了。有事儿洗完了再说也不迟。 马振桓走到了浴室门口,还是忍不住朝易柏辰的方向吼了句:“玩够了就从被子里出来,闷多了容易变笨!”

 “知道啦!” 易柏辰从被子里钻出了头,大口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果然,马马还是关心他的。 易柏辰脱了鞋坐在床上盯着浴室关着的门傻笑。 明天,会成功的吧!

 马振桓洗着澡还在担心着易柏辰反常的行为,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惹得他不开心了…马振桓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悻悻关了水,擦干了身子,开始穿衣服。

  明天找机会问清楚好了。马振桓是这样决定的。 两个人各怀心事的睡了觉。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圣诞节。这天晚上,易柏辰把床底的围巾掏了出来,又翻出了之前买的礼品盒。这盒子马振桓挑的,马振桓果然又老又笨,还好骗,和他说挑个礼品盒送粉丝他都信。

 易柏辰像模像样的把围巾包装好了,给马振桓发了条消息。

 “晚上七点,小公园旁边的餐厅见!”

 “你请我啊?”

 “请!” 

马振桓可能去忙了,易柏辰等了十多分钟也没等到回复,也就去忙乎自己的了。易柏辰换下了自己的白T,郑重的选了身西装,想着反正七点前马振桓肯定能看见,自己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易柏辰站在酒店的试衣镜前,打了领带,理了理黑色的小西装,平复了下紧张的心情,又披了件大衣,拿着包装好的小围巾,戴上黑口罩,早早就出了门做准备。

 他先去了小花店买了朵玫瑰,又去买了个小蛋糕拎在手上,开开心心的往小餐厅走。 餐厅里人出乎意料的少。也许是圣诞节大家都喜欢在家里庆祝吧。易柏辰这样想着。

店里浓浓的圣诞气息和开的刚刚好的暖气让他莫名的感觉安心。 易柏辰走进之前定好的位置,摘了口罩塞进口袋,又脱了大衣规规矩矩的摆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正好盖住了那朵玫瑰和礼品盒。

  晚上六点五十,马振桓提前到达了餐厅。一推开门就听见头顶上丁零当啷响个不停。他也没空去管,因为他看见易柏辰了,马振桓有点惊讶,平时的迟到大王今天居然来这么早,还穿着平时嫌弃的要死的西装。他不是心情不好吗,怎么看起来不像啊。马振桓这样想着的同时走了过去。 他先是和易柏辰打了个招呼,把他从手机游戏了带回了现实,接着拉开了他对面的那把椅子非常自然的坐了下啦。 

易柏辰游戏也没打完就关了手机屏幕放到了一旁,笑嘻嘻的盯着马振桓看,看得马振桓头皮发麻,这是不是就叫那个什么,暴风雨来前的彩虹? “快点点餐啦,别这样盯着我。” 

那小屁孩似乎是刚刚意识到自己的眼神太不正常了,收了收笑,求夸奖一样向马振桓宣布:“我点完啦!” 

“那你好厉害哦。”

 “那当然了,我可是你易恩哥。” 

不知不觉,一顿晚餐就这样过去了,随着菜一样一样地被他和马振桓消灭干净,易柏辰也变得越来越紧张。 

好不容易,他们吃完了饭,马振桓心满意足的放下了刀叉,想易柏辰好好的说说话。一抬头却看见面前的人鬼鬼祟祟的把手伸到了大衣底下,好像在摸索着什么。 

还没等他问出来,易柏辰就拿出被压变了形的玫瑰伸到他面前,破罐子破摔的说了句,“马振桓!我喜欢你!” 

听得马振桓一愣,刚刚那是...表白? 看着马振桓的表情,易柏辰在心里暗叫糟糕,连忙收了玫瑰,递上了围巾。

 “没关系的!你不同意也没事!这是我给你织的围巾!你收下就好啦!” 易柏辰惊慌得像一只努力讨好主人的小狼狗,藏起自己最凶的一面,为了主人开心。 

马振桓一下子笑出来了,接过他递来的围巾。 “我还没拒绝呢,你那么慌干什么,玫瑰也给我吧。”

 “诶????”这次轮到易柏辰愣了。

 “拿过来吧,我接受啦。” 

“啊????你真的同意啦?” 易柏辰不敢相信的瞪大了那双本就不小的眼睛。

 “嗯...用那个成语怎么说来着...千真万确?” 一听到马振桓这个答案,易柏辰也不顾忌自己还穿着西装,更不在乎旁边是不是有人看着,挣扎着隔了个桌子轻轻亲了口马振桓的脸。 

“圣诞快乐!”

 “Merry christmas。” 

从那天以后,马振桓的脖子上就多了条...单看挺丑的却又和马振桓莫名契合的围巾。

 很多很多年以后的圣诞节,马振桓问了易柏辰,一个藏在心底很多年的问题。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呀?”

 “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开始,就觉得你会做我对象。”

评论(12)
热度(48)

© 白日做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