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慎关注,爬墙很快💃

[黎明/离执]不可诉与你

不可诉与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是哑人心中有千言万语 不可诉与你。

执明其实一直都喜欢着慕容离,从初见时那一句当真是个妙人开始,这份爱便再也放不下割不去了。
可慕容离却一次又一次的伤透了他的心,从去往遖宿,到开阳之战,和最后的国事为重,逼得执明不得不把儿女情长放下,逼得他成了那执明国主。
执明愿意将天权拱手相让,但那是慕容黎,并非他的慕容离,他的阿离。
天权和瑶光的那场战役果然还是输了,但那一仗打得很精彩,天权子民也意识到了他们的王上不是当初那个混吃等死的小傻子了,他长大了,他会使诈,会练兵,懂
得是非,分得清敌我。
但这又如何?这么久的成长与蜕变终是抵不过慕容黎那倾城一笑。
天权士兵们从来不曾怨过他们的王,即使他不顾这天权只顾着追爱。
最后一战之后执明就消失了,天权无主自乱被慕容黎收入囊中。
次年,慕容黎并定各方战乱,称天下共主,国号瑶光。
执明知道,他的阿离变了,变得遥不可及。
他住在山间小院,身边有几个侍从,是慕容黎给他的。
这样的日子是慕容黎最想过的,但却是执明最不喜欢的。
他想和所爱之人游山玩水而非被拘禁在这间小屋,日日所念所想只有慕容黎。
他非那天权国主,可慕容黎却为天下共主。
慕容黎每天都有好多好多事要办,陪不了执明。
所以执明变了,变得沉默寡言,人间事事在他眼中都变得平淡无奇。
慕容黎又多久没来看他了?一星期?一个月?一年?三年。
整整三年,慕容黎都未曾踏入这屋门,侍从们以为主子失了宠,那慕容国主定是看上别人了,再也不会来了,渐渐地渐渐地,对执明越来越冷淡,也让执明学会了自理。
冬日的晚上总是执明最讨厌的时候,他怕冷,怕黑,可没有人会为他点等,为他添火,为他捂暖被窝。
第三年冬天的第二个星期,屋外白雪皑皑,慕容黎许是忘了派人怂被褥来,又或者被那些小侍从偷了去,冻得执明不得不把这个身体都缩在被子里,只露了个头。
望着窗外的雪地,执明有些想唱歌,唱天权的歌,大概有三年没怎么开过口了,执明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但这不影响这首歌的美,如若有那吹箫人在身旁伴奏多好。
想慕容黎慕容黎就到,屋门突然被推开,那日日夜夜所念之人一如既往的身着红衣,手中持萧。
执明执明揉了揉眼睛,闭上了嘴有些怀疑自己是冻傻了,慕容黎日理万机怎会有时间到这破院来?
“唱得很好,继续。”
慕容黎十分自然的走到了执明床边,对着床上的人儿笑了笑,顺带拨开了遮住脸的那缕紫发。
执明眨了眨眼,不知该不该开口。
“不唱了?那就睡吧。”
慕容黎脱了外袍,执明自觉的往里挪了挪方便慕容黎躺下。
“王上,阿离想你。”
慕容黎撩开了执明的被子,伏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慕容黎口中的热气弄得执明耳边痒痒的,不知怎得便红了脸。
一夜春宵。
第二日执明醒来之时慕容黎已经离开了,把屋里的侍从都换走了,换来了一个叫小月的小侍从。
小月说他是天权人,以前家里可有钱了,可天权被瑶光所收之后父亲战死沙场母亲又抛下了那时十四他和一个三岁的妹妹带着家当离开了,所以他只能入宫,赚钱养家,没想到被分来了这个荒山野岭。
讲到这时,小月停顿了一下,似是有些伤感,执明抓过他的手,拍了拍。
“没事,我陪你。”
本来在眼眶边打转的眼泪忽就落了下来,他知道,身边这人就是昔日的国主,国破家亡,这几年他心里的伤比自己自是要多上不少,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安慰了自己。
从那以后,小月尽心尽力的服侍执明,不知不觉中执明竟也长胖了些许。
小月时不时会和执明讲些好玩的事给执明消消闷,改善一下心情。
慕容黎自那夜之后已有两年未来,执明有些觉得他真的不要自己了,给自己配了个好玩的人儿就准备抛下自己走人了。
可他错了,慕容黎人未来,却是送来了一纸婚书,娶他为妻,封他为后。
黎主六年,国主慕容黎娶天权先王执明,封后。
后慕容黎和执明坦白了这些年因为处理政事,铲除余孽,顾不上执明。
因为他想把执明风风光光的娶回家,一个反对的人都不能留,他要把执明捧在手心上宠着,让执明给他生乖儿子,等儿子长大了,就让位,和执明一起住在那间小院,白头偕老。

复健!写得很烂见谅,也没有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存着以后改orz

评论(11)
热度(45)

© 白日做梦 | Powered by LOFTER